新闻资讯

【财经】党报:人民币越来越好花 老外也爱人民币

2016/9/30 8:54:12

  9月中旬的一个中午,德国法兰克福机场。陈实,一个刚刚完成欧洲旅行的中国游客,面对退税窗口前长龙一样的队伍,露出了焦急的神色。

  “中国游客想通过支付宝退税的可以来这里,只要在退税单上写好名字、护照号、地址、支付宝账号就可以先走了。而且还不需要手续费。”

  陈实抬头望去,发现是一位说中文的机场工作人员在招呼大家。正要赶飞机的旅客急忙迎上去,把填好信息的退税单交给工作人员,便径直去登机了。

  10个工作日之后,已兑换成人民币的退税款进入了陈实的支付宝账户。“没想到在国外也可以用上支付宝,用上人民币账户。”这让他大为惊讶。

  陈实的惊讶,反映的正是人民币国际化的新进展。

  10月1日,已经包含人民币在内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特别提款权(SDR)新货币篮子将正式生效,人民币与美元、欧元、英镑和日元一起,成为“世界货币”。

  从此,人民币将可以作为世界各国和国际组织、跨国公司的储备货币,成为在全球范围内可以“花”、可以“收”的钱。

  但是,这种“潇洒”时刻的来临并非一蹴而就。这一路上,人民币“花”与“收”的故事,充满了曲折起伏的情节。

  人民币越来越好花

  这趟旅行,让陈实满意的不只是欧洲的支付宝退税,还有一路上基本不用带欧元现金的便利。

  “我就在机场换了200欧元当零花钱,因为交通、住宿都可以提前在线支付,有的甚至直接标注以人民币为单位的价格。商场购物刷卡更是方便,许多商店都挂出了银联的标志,使用银联卡甚至还可以打折。”

  说到这,陈实掩饰不住开心。“因为可以刷卡,所以人民币和当地货币就可以自动结算。但如果我要自己换汇的话,就需要提前向银行预约排队,很是麻烦。不仅如此,每次兑换都要扣除手续费,用不完再换回人民币还因为‘买入’和‘卖出’的差价再受一次损失……”

  不换外币、刷卡直接结汇,让陈实享受到了便利。而对于刚去东南亚游玩的李杰来说,直接在国外支付人民币的感觉让他更有“手握人民币,走遍天下都不怕”的感觉。

  他告诉记者,之前在越南的一个小岛游玩时,当地渔民就拿着一张100元人民币,用不熟练的中文说:“这一桶100元,100元。”“随着人民币加入SDR,如果越来越多的国家认可人民币,愿意接收人民币,那将来出国购物、旅游该会多方便啊。”李杰说。

  “入篮”之路不容易

  SDR,1969年创立之初每一单位被定为0.888671克纯金的价格,即等值于当时1美元。

  1976年,各国开始采用浮动汇率,SDR与黄金脱钩,演变成为储备资产和记账单位。简单地说就是,能进入SDR货币篮子的货币,都是国际社会接受并且愿意使用的币种,就如同黄金一样,所以也被人们称为“纸黄金”。

  在人民币加入之前,SDR“货币篮”中有美元、欧元、英镑和日元4种货币。如今,人民币排在美元、欧元之后,成为SDR的第三大货币,权重达10.92%。

  “这标志着人民币国际认可和接受程度的提高,也是国际社会对中国改革开放所取得成就的认可。”中国民生银行(9.230, 0.03, 0.33%)首席研究员温彬表示。

  人民币“入篮”,成为国际货币,经历了艰辛的过程。加入SDR的货币要求发行国货物和服务出口必须位居世界前列(总额占1%)。货币必须在国际贸易支付中被普遍使用、在外汇交易中广泛使用,即满足“可自由使用”两个主要标准。在2010年的评估中,IMF就曾以人民币没能满足“可自由使用”的要求,拒绝人民币“入篮”。

  2015年,中国人民银行决定完善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中间价报价,中国外汇交易中心(CFETS)首次发布人民币汇率指数,引导市场逐渐把参考一篮子货币计算的有效汇率作为人民币汇率水平的主要参照系。

  另外,2015年9至10月,央行先后向境外中央银行类机构开放国内银行间外汇市场。同时,人民币跨境支付系统(CIPS)一期成功上线运行,为境内外金融机构人民币跨境和离岸业务提供资金清算、结算服务。2015年10月23日,央行宣布放开商业银行和农村合作金融机构存款利率浮动上限,利率市场化基本完成。

  正是这样一系列改革举措,让人民币最终得以顺利“入篮”。

  外汇配额与“黑市”

  事实上,“入篮”只是人民币国际化中的一个标志。与“入篮”相比,人民币从在国际上不被认可到逐步被接受,再到未来所期望的更广泛地流通,走过的路更加漫长。

  在相当长的一段时期里,甚至包括改革开放之后,人民币不仅在国外不能流通,国人的换汇也主要通过国内外汇储备的配额来实现。据联合国数据显示,1978年中国的外汇储备只有16亿美元,即便到1990年也只有286亿美元。

  “那时候想要换外汇都必须提前打报告,向外汇管理部门申请额度,有时候一等就需要数月之久。”商务部研究院研究员梅新育这样告诉记者。

  然而,工厂员工出国考察、采购需要外汇,学生出国留学需要外汇,甚至考生报名托福考试也需要美元来交报名费。

  正规的渠道难以获得外汇,于是“黑市”就成为许多人偷偷兑换外汇的渠道。

  多年以后,老赵一来到浙江温州市区的望江路,准会想起自己来这里的“黑市”兑换外币的那个上午。温州是侨乡,许多华侨华人归国回温州时都会带来各种外币,因此,温州民间出现了外汇的储存与流通。

  由于在当时望江路上的中国银行(3.370, 0.01, 0.30%)是温州市区唯一的外币兑换点,许多“黄牛”就游移在银行门口,等待着“交易”。

  “这些黄牛喜欢拿着黑色塑料袋,然后悄悄走近问你‘要外币吗?’。因为温州的华侨当时大多在欧洲,所以黄牛的袋子里装的主要也是意大利里拉、法国法郎、英镑、荷兰盾等外币。当然也有美元、日元,不过数量较少。”

  老赵依稀记得,1994年,人民币对美元的官方汇率为1美元兑换8.7元人民币。但在这里的黑市,兑换1美元却需要12元人民币。

  即便如此,对于急切需要换汇的人来说,这样的成本并不算什么。

  老外也爱人民币

  2001年,2000多亿美元;2006年,1万多亿美元;2010年,2.8万亿美元;2016年,3万多亿美元……

  伴随着中国外汇储备的增长,温州望江路中国银行前的外币黑市渐渐变得萧条。老赵也不再需要到那里用高出市场价的钱去兑换外币,因为去银行换汇不再困难。

  后来,他有时直接带着人民币到境外的银行或机场兑换当地货币;而现在,他出国基本只换一点外汇现金,其余的消费就直接刷卡支付了。在韩国首尔的明洞,他甚至还用过支付宝与微信支付。

  “当然啦,要是从云南瑞丽出境到缅甸,或者黑龙江满洲里出境到俄罗斯,在那些边境附近的外国小城里,直接花人民币就可以。”老赵说。

  与老赵作为一个“消费者”的体验不同,宏宇,一个从事外贸的宁波商人,对人民币国际化有着不一样的体会。“与普通消费者不一样,我们采购原料、卖出商品需要的外汇量很大。所以汇率只要稍微一波动,成本就相差很多,甚至会出现亏损。”宏宇说。

  人民币升值,企业的利润薄了;人民币贬值,外国客户又来压价了。“尤其是人民币对美元的汇率波动影响最大。如果能直接用人民币结算,那就省心多了。”宏宇的期待,如今已逐渐在很多的商业交易中成为现实。在义乌小商品市场,越来越多的企业在与外商交易中使用人民币进行结算,或至少可以跳过美元,用人民币对其他外币(比如卢布)的协定汇率进行结算,既减少了中间环节的汇兑损失,也避免了汇率波动带来的不确定性。

  而对德国大众、英国捷豹路虎来说,这些外企在中国的业务基本也采用人民币结算。比如大众的第一大交易货币为其本土市场的货币欧元,第二大交易货币已非美元,而是人民币。英国捷豹路虎公司的财务主管本·伯格保尔表示:“对我们来说,人民币同任何一种国际主要货币一样重要。”

  国际化道路还很长

  人民币的国际化,让中国百姓在国外消费、购物、投资等方面可以享受到更多的便利和好处。

  尽管成绩斐然,但根据目前的水平,人民币国际化仍有很长的路要走。毕竟从使用方看,使用人民币的多是与中国有关联的机构,第三方使用较少。

  同时,人民币纳入SDR后,机遇和挑战并存,未来中国在国际金融组织中话语权的提高和人民币国际化的推进,都需要中国经济继续保持稳定健康发展。

  “中国在人民币利率、汇率风险控制方面还有一定的欠缺,加上当前全球经济仍处于疲弱状态,人民币面临贬值压力,这对推进人民币国际化都形成了一定的压力,所以要深化国内金融改革,提高金融要素价格的市场化水平。”中央财经大学中国银行业研究中心主任郭田勇这样说道。

  迈过SDR的门槛后,国际储备货币的大门已向人民币敞开,但从“符合条件”到“广受欢迎”仍需要我们不断努力。人民币走向世界,让世界更爱“花”,这样的故事还要继续讲述下去。

版权所有 © 杭州   浙ICP备14038261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902000105号   技术支持:莱航科技
TOP